第291章 仇因

“莫不是……”说到此处,刘昭容忽反应过来,联想起虞昭为何事才会问起孙芳仪,当即惊得捂嘴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道:“莫不是她做了何亏心事,才会梦魇缠身……”“陛下……请陛下告知臣妾,是孙芳仪害了臣妾孩儿吗?”“据说是因她苦心筹备好些日子的掌中舞,当日在宴会上,并未得到陛下的青睐,郁郁不得志所致。”“可臣妾素来与她打交道时,并未发觉她有何不对之处啊?”被打趣儿的人提不起趣儿,刘昭容还不知虞昭这位初来乍到的主儿是否是个好拿捏的,不敢再轻易放肆调侃,收了笑颜告知:趁她们说话的空档,虞昭暗里点了点人头,也发觉往日最爱跟在刘昭容身边凑热闹的小嫔妃中,确实是少了孙芳仪的人影,问道:“难得你们有心,都特地来探望本宫,只是今日为何不见孙芳仪随你们一起?”恰好今天的日子十分巧,众妃难得地都在朝晖宫里聚了个齐全,满心的疑惑皆化作了下茶水就糕点的闲言八卦,人微言轻的她们却不敢莽撞得罪人,只敢压着声音交头接耳,即便是这样憋屈着,只要能讨论别人的悲惨事,她们也觉着是得趣儿得很的事呢。闻得是自己宫里的人与凌妃早产一事扯上了干系,刘昭容好似生怕被牵连,立刻竖起耳朵警惕起来,疑惑道:闻言,刘昭容绞着手帕将嘴捂住,发出一声轻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